忍者ブログ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枫舞
火红的枫,将京都的晚秋映染成一片血红。
夜幕下,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和式庭院中原有的宁静。
“大!!大哥!!!!!!!!!!!!!!!”
夜色中,?发的青年斜倚在木廊中,发丝如瀑般散落在墨色的浴衣上,柔和的月光将五官刻画得更为分明。他修长的手指摩挲着酒杯的边缘,正在欣赏着庭院内飘然而下的落枫。
由远及近的喧嚣使得他不悦地皱了皱眉。微微叹了口气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抄起一旁的手枪,朝着声音的来源扣下了扳机。
砰——
嘈杂声随着枪口飘出的硝烟散了去。
巽站直着身体,僵硬地扭过头,望着左边廊柱上多出的?洞吞了吞口水。
“秋风门前过,彼岸花开一点红。”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吟诵着俳句,乌?的眸,如同森林中的一潭湖水,深不见底,确又毫无生气。仿佛,是要把人吸了进去。
“春观夜樱,夏望繁星,秋赏落叶,冬会初雪……”慢慢啜了一口清酒,任淡雅的香气在口腔内弥漫开来,“扰乱如此美好的景色,简直是一种罪过……”眼神随着话音凌厉起来,巽仿佛感到了排山倒海的杀气向自己涌来。
“大、大哥……”话音变得哆嗦起来,“非常抱歉,其实是藤原大人……”
持酒杯的手微微颤动了一下,杯中的酒液漾开了波纹。
“??他怎么了……”
“大哥,藤原组长来……”
话音未落,从阴影处便传来了一阵轻笑。
“咳咳~~青你好兴致啊~~~枪法不减当年,想当年你年轻的时候……”人影未至笑先闻,一个掩面,巧笑浮过喧嚣飘然而至,柔和的金发和着朦胧的夜色,洒下一地缭乱的影。
砰砰——
两声枪响骤然响起,?发青年略微起身,袖掩了冒着硝烟的枪筒,“?君~~我有那么老么?!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~~~~~~~~~~”金发美人一阵大笑,纤细的颈线映衬银色的月光,分外妖娆,理了理鬓发,已然飘下几缕金丝。
“你……依然笑得那么癫狂。跟这身衣服真不配!!”青转身欲进屋。
“哦?!是么?!……哪里不搭配了?”藤原?耸了耸肩,半举起宽大的袖子,一脸无辜。
“大唐王朝的直裾,更适合温文内敛的男子……”
“呵,原来那么有来头,”一袭青绿薄纱中式古装,长袖掩面,?撩起落在眼前的金发,微有不悦,“不过是戏服罢了。”
“……”青扶额,转身坐回了木廊边缘,“没想到堂堂藤原组组长,演穿越剧的恶趣味还是一尘不变……”
纤细的食指轻点樱唇,?的微笑妩媚如初,“呵呵,总比整天窝在家里,看残花看落叶的老头子有点激情。”白皙的手臂如蛇般从背后缠绕上了青的颈,如丝般的气息在耳后缭绕,对青的忍耐力来说,无疑是一个极其残酷的考验。
将杯中的清酒倒入口中,使了个巧劲将背后的美人翻抱于怀里,将含着的酒液全数度入那两片恶毒的红唇间。
“两个月不见,这里还是那么的刻毒……”望着由于酒精而泛起嫣红的脸,青的嘴角牵起弧度。
“那个……我是喜欢演戏……”将头靠在男人的怀里,眼神幽幽地飘向身后,“不过,却不喜欢让别人免费看秀……”
青了然一笑,犀利的目光想后瞥了瞥
“下去。”声音低沉,但却透着一份不容拒绝的威严。
“是、是……”巽很清楚继续留下来会有什么后果,知情识趣的他当然知道为了保住性命,还是早走为妙。
“这下,你可满意了,恩?”
“差不多吧~”?推开了青的怀抱,一下子站了起来,从青的肩上挑起一簇长发,一下一下地把玩起来。
“最近,真是不安定呢。”他蹙起细长的眉,若有所思。
“怎么?”青将美人把玩长发的手握在自己的掌中。
“和香港那边,谈崩了……”口气淡淡的,但是还是透出一丝不快。
…………
“那笔生意,不做也罢。”
青点一支烟,火星伴随着悠长的呼吸忽明忽暗,他深邃的眼神仍然望着庭院中纷飞的红叶。
“不会是缺钱吧。都叫你不要做了,把组散了,我养你……”
倏然抽回手,?高傲地抬起头,用轻蔑的眼光俯视着一脸戏谑的男人。
“哦?那我该说什么?在下感谢青火组的庇护,请青蛉大人收留我吧……噗!”被自己夸张的演技逗到了,?一扫之前的惆怅,身影也变得灵动起来。
“只怕……你养不起我呢~”呵呵地笑着,?走下木廊,换上了青的木屐,在庭院里舞了起来。
“青……”?略整青纱,舞开腰间折扇,玉足点地,“你知道樱舞之时献祭的舞蹈么?”
“怎会不知?!”?发青年一蹙眉,“谁能忘记你16岁樱祭上独舞青海波的风姿?!”青深邃的?眸目光飘悠,直直地盯往月华下那风姿秀丽的身影,“可是,现在却是枫叶正红之时……”
“青,”?君迈出舞步,忽而回眸,“只是……想跳给你看,此时此地……”
一个回转,扇穗流光,青一时竟为眼前之人光华所耀,微醺了双眼,“仿佛……又回到了那时,一切都没变呢……”
?笑颜初绽,纤体流转,衣抉翻飞,一抬臂,一顿足,都如行云流水,惹得院中红叶四散,迷离飘忽,余香袅袅,“不,只是醉了。”
醉了……也好……
青缓缓合上了双眼……
他翩然旋舞着,略大的木屐嗒嗒地踩出灵动的舞步。
九曲回廊、见他衣袂曼曼、青丝飘飘,便欲随风归去。

望着曼妙的舞姿,青那欣赏的眼中除了九成的专注,还溢出了一些狠毒的意味,
“既然让美人如此生气,是不是应该让他们尝到点教训呢?”按动了手机,低声吩咐了几句。
明天,香港的圈内恐怕是免不了一场浩劫……

“感觉如何?是不是舒服多了?”望着?收起舞步,缓缓朝着自己走来,青的眼中闪过一丝意犹未尽。他重新倒了杯酒,伸手递给眼前的美人。
?低低地喘着,接过青手中的酒,一口气喝了下去。随着瓷器清脆的破碎声,整个人突然无力地向前倾倒。
青皱了皱眉头,单臂架住?的身子,将他扶到木廊上坐下。
“不用……”肩旁传来低低的声音。青一时没有听清。
“什么?”
“不用你插手……”
胸前的衣襟被揪紧,他感到?的身躯由于生气而微微颤动着。“我自会他们为破坏藤堂组的声望付出代价!”
一片枫叶落下来,随着微风飘到了?消瘦的肩头,青把它取下来,捏在手中悠悠地转,“山远天高烟水寒,相思枫叶丹。”流传在异国的古老诗歌,在此时显得特别应景。
“放手去做吧,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。”青将脸埋进?的金发中,闻到了熟悉的紫罗兰香气。
细长的手指轻轻盖住了把玩枫叶的手掌,?将枫叶拿了过去,出神地望着,“我要让他们知道,得罪了我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啊。”他咯咯地笑了起来,但是脸上透着的,确是冰冷的寒意,“毕竟……我藤原?可是个很记仇的人哦。呵呵……呵呵呵呵……”
伴随着银铃般的笑声,红叶在白皙纤弱的手掌中支离破碎,发出秋蝶将逝时的悲鸣。
“今晚……留下。”惜字如金,即使是诉说情话,也不改狂妄霸道的口吻。
他是青蛉,是青火组的组长,日本?道界马首是瞻的人物。
而能在他面前如此放肆的,也只有青梅竹马的藤原组组长,藤原?而已。
“呀~~都是老头子了还会发情?”?一脸玩味地凝视着右方深潭似的双瞳。
他看到上方的男人牵起嘴角,眼睛危险地眯起来。
吐了吐舌,?知道自己挑衅的言语已经激怒了这位“寂静的暴君”。
“究竟是不是老头子,还要劳烦藤原组长亲自检验一番了……”
低沉的声线,犹如千年古玉般温润,但是话中的意味不由让?兴奋地微颤。
“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试试好了~唔……”?一个霸道的亲吻,封住了青的口,望着上方略微惊讶的眼,?扬起一抹得意的笑。“50分,还未够哦~”
“哦?是么?”青的眼中点燃了情欲之火,他一个用力,把?抱坐在了双腿间。
?吃吃地笑着,主动地跨坐上来,死死地抵住,顺势扯住青年的?发,绵滑的舌尖肆无忌惮地侵略,辗转,咬噬,丝毫不给青回应的间隙,赤裸裸的单方面的进掠让青一时失语,刚想起身,却发现情势已不容自己所控制,身下被压制的分身已开始“抬头”,半抬不抬间已被美人的玉腿狠狠抵住,胀痛不已,“呃……。”低沉的一个闷哼,带着情欲的磁音。
“呵~~~~~~”?的嘴角仍牵扯银丝,与那青白的嘴唇相连,分外妖娆。“老头子,你终究还是‘老’了啊。。。。。。”
青不语,略整和服前襟,调整了气息,邪恶地笑了笑,修长的手指突然摸向欲隐还露的玉腿间,握住了半立的玉茎,惹得金发丽人一阵低吟。“呀~”?倒吸一口气,自己的分身被包围在一片温热中,一想到这是青的手,那不由地开始阵阵胀痛。
慢慢地,身下的手掌开始缓缓揉弄起娇小的玉茎。
“嗯——嗯哼~~~”美丽的?半眯着眼,蹙着形状姣好眉,舒服地轻咬下唇,靠在青怀里急促地喘息着,放纵自己享受着如潮般的快感。
青满意地看着怀中之人的反应,突然加快了捋动的速度,拇指似有似无地刮过娇嫩的铃口,引得?一阵颤抖。
“呀啊——青……青!”高潮将至,?急急地唤着青的名字,突然扬起优雅的脖颈,绷直着纤弱的身子向后倒去,身下汹涌而出,等到青另一只手将无力中瘫软的身子扶进怀里时,发觉手中早已粘腻湿滑,
“呵呵~~”青从华丽厚重的衣摆下收会手,望着美人轻轻喘气,沉浸在余韵中的情欲之容,笑了起来,“那这次呢?该打多少分呢?”
美人雪腮飞红,连连娇喘,朱唇未启,已是被那高大的男人一个打横抱起走往内室……
看来,明天的通告只能就此作罢了呢。

“时离又时聚,菊旁蝴蝶一只……”
木廊内,已失了人影,只留下幽幽吟诵的回声。
而枫叶,依旧飘零……


那个晚上。
猩红的火光照亮了香港九龙的夜空。
浓稠的焦臭味搀杂着火药的硝烟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枪声侵蚀过来。
少年蜷缩在角落里,小手紧捂着耳朵,拼命抑制住自己体内翻江倒海的反胃感。

“二少,快啲走!”(二少爷,快跑!)
“你条扑街仲企喺度做乜鸠?!快啲带二少冲出去啊!呢度有我顶住!”
( 你他妈的还愣着干吗?!快带二少爷冲出去啊!这里有我!)
“之不过!……”(可是!)
“快啲走!” (快走!)

“大佬!死嘞,差佬嚟了!”(大哥!警察来了!)

“停手!差人!” (住手!警察!)
“咪郁!举起双手,泊埋墙!”(站住!举起双手!靠墙站!)
“顾Sir,呢边!”(顾Sir 这边!)

又是一阵枪响,强壮的男人将少年牢牢地拥在怀中,避开轰然倾倒的柱子,跌跌撞撞地向外冲去。

好吵……
好想睡……

浸湿的手帕抵挡不了血液的腥臭,火光间,他突然看到有个熟悉的人影一晃而过。那抹残酷的笑容一如既往,让人颤栗,却又是那么的摄人心魄的美。
半昏迷的少年猛然一振,他挣扎起来想要脱离结实的怀抱。
“二少!”(二少爷!)
“哥……” (哥哥……)

那抹笑容逐渐扩大,他仿佛又从可怕的火场瞬间转入了一片?暗中。
一切皆无,眼前只有那朦胧的身影,以及残酷的笑容。

“嗯~~~~~啊……”一丝悠长的喘息,和着夜寒呼出朦胧的水雾,青白削弱的胸膛随之略显急促的起伏,
恍然间,骨节分明的指尖按压上两点红缨,先是抚玩,忽的又一用力,狠狠捏住。
“呃~~~~~~~~啊”被?色领带蒙住双眼的少年痛苦难耐地仰头,却不自觉更抬高了胸膛,更凄厉地感受了胸前两粒被钳制的痛楚,
“哥~~”少年的口中迸出支离破碎的呼喊, 嘴角竟牵出享受至极的笑。

“哥……”猛然起身,少年伸出去的指尖想抓住什么,又是一如既往的抓空。
“梦!!又是梦么??!!!”少年抱头猛摇,“如果不爱我,为什么还老来梦里‘折磨’我??!!!”嘶吼着,咆哮着,凄厉得足以撕破这死寂的夜幕。
“这样的…。这样的一次次戏耍我很好玩么??!!!大哥即使死了都不肯放过我么??为什么?为什么……”涕泪横流,颤抖的指尖探进腿间,已然湿透,粘腻湿冷的触感让他蜷紧了双腿。

“夜君……”
拉门赫然作响,门缝开启,一张绝艳的脸庞顷刻绽现,樱色的指尖抚开半掩的金发,月色缭绕,诱人的锁骨从半敞衬衫间露出来,奢华的肌肤让月光也为之失色。
“你要知道,在日本,尤其是在京都,夜里大喊扰人清眠是非常不风雅的事情哦!!你……”
青年附身,指尖在少年的?色长发间摩挲,
“啧啧~~跟老头子相比,还是少年的头发更细软呢……呵呵~~~”
“藤……藤原组长……您……”名唤小夜的少年?忙起身行礼。
“这可是在内室,还是你的房间,用的着这么拘礼么?反而让我这个夜闯之人觉得不好意思了……”
?掩面轻笑,袖口滑落的瓷白腕间系着一串墨色勾玉珠串,玉色深沉,通体圆润,像是夜色所凝,道上无人不知那是青火组历代组长的家传信物。
“啊……”?摩挲小夜髪间的手指顺势而下,划过脸庞,锁骨,直至……黏湿的腿间。
突然而至的手指让小夜无所适从,而组长的手指沾染到那里的黏湿,这种事情更让他无地自容,反射性地蜷紧双腿后退伏地,
“对、对不起……冒犯到组长了,请您……”少年的语调满是惶恐。
“哦呀~~~~~~‘冒犯’的分明是我嘛……”?抽出手指,掠过唇际,“真是清爽的味道~~不像某个老头子!!呵呵~~~~小夜你终归还是长大了呀!!不过……”
美人逼近,眼波一敛,“夜君,我待你如何?”
“有如……大……哥~~”少年犹疑着吐出那两个字眼。
“哪位大哥??!!!是你想他想到‘梦遗’的那位么??”
美人斜倚过去,欺身压上小夜,“或者说……你所谓的‘大哥’另有其人呢?”碎金长发洒落,与榻上的?发纠缠在一起,华魅而凌乱。
“当然……不可能是您!!”少年瞬间起身,自枕下抽出一把尖刀,手起刀落,竟没有预料中的血红飞溅,反是少年被踢倒在地。
“夜君,哦不,应该是喊你璃夜才对吧,香港龙璃会二当家……还是说是龙璃会老大的情人比较合适?……”
?拣起落在一旁的匕首,眼神中早已没有了刚才的庸懒,灰蓝色的眸子中射出嗜血的寒光。樱红的小舌轻轻舔舐着锐利的刀锋,嘴角扬起邪媚的笑容。
“看来青送了一份不错的礼物。”猛然压下,单手将少年的双手禁锢在头顶,另一只手用刀尖挑起尖翘的下巴,玩味地望着少年怨毒的眼神,“带有野性的小猫,这样才更有趣不是么,呵呵……”
匕首倏地落下,深深地扎进了少年头边的塌塌米上。在感受到少年的僵硬后,?露出了满意的表情。
一个响指,几个身着西装的男人从拉门外的阴影里走了出来。
“夜君……”藤原组组长继续禁锢着身下人的自由,“你说,生气的主人该如何处理不乖的宠物?恩?”
“呸——”
一口秽物准确无误地射上了?的左脸,只见?怔了怔,虽然没有如璃夜所料的露出愤怒欲狂的表情,但是眼神中的寒光,却足以将他冻结千年了。
?用食指轻轻地擦拭掉脸上的污秽,然后双指卡住璃夜的下颚一个用力,
咔——
璃夜美好的下巴顿时脱臼。
接着,?不紧不慢地将那沾着秽物的手指扎进了璃夜小巧的口中,深深地扎了进去,直到喉咙深处,然后慢慢搅弄起来。
一股恶心的感觉顿时从胃里汹涌而出,然而整个人躺在地上,无法吐出,秽物冲出食道,涌向器官,辛辣的感觉充斥着鼻梁。
然而,正当他要窒息的瞬间,?将手指从他口中拿了出来。
“咳、咳——”他痛苦地咳着,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。唾液不受控制地滴落在地,牵出缕缕银丝。
“把他带下去。”冷酷的声音和脸上的笑容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?衣男子们应声将璃夜粗暴地拉了起来。
在离开内室的瞬间,他只听到?诡异的声音幽幽地传来。
“呵呵,游戏还没开始呢。可别急着死哟……”

经年不见阳光的地下室总是阴暗潮湿的。
想来只有跟随那人初创龙螭堂东躲西藏时才住过这样的地方。嗯……有多久了呢?
那人留给自己最后的印象,也只有红莲之火中依旧肆虐的魅影……
呃~~~~~~~眼前又开始模糊了,额头好像又开始流血了呢,手脚都被铁链锁着,冷铁紧紧摩擦肌肤的触感,生生要撕裂一般的剧痛。
“大……哥,我们应该快要再会了吧……恩恩,那个世界有点冷呢……”
惨白的嘴唇血色渐失,起皱脱皮,和着额头上流落的血,结起一层污红的血痂。
赭色的浴衣已经支离破碎,无论如何勉强,也覆盖不了伤痕交错的青白身体,璃夜无意识地拢紧领口,拢紧,再拢紧……
“还是……好冷啊~~为什么……会……这么……冷呢?”恍恍惚惚又看到了漫天火光里那熟悉的魅影,想要抓住,抓牢,再也不松手,再也不放开……
“大……哥~~~~~~~不要……不要丢下小夜!!”
用尽力气地最后一抓,抓到了!抓到了……
大哥的衣角好柔软,想要将脸贴上,却莫名地被一脚踢到墙角,原本已经在流血的额头又重重撞在了墙上,登时只是一阵天旋地转,强烈的呕吐感让少年俯地干呕……但呕出的只是苦涩的酸水!!
“呵呵呵呵……哈哈哈哈哈哈——将美丽的小猫折磨至此,我的手下们还真是不解风情呢!!”狂傲的笑声,烈焰一样火红的浴衣,半敞着的月白胸膛,系着墨色珠串的手腕悠然抬起,“啪!!”反手一记耳光清脆地扇在少年血污不堪的脸上。
意识模糊了,璃夜觉得自己只看到了火光,跟那时一样鲜艳异常,印象中,只有藤原组后堂花苑的彼岸花尽数全开才有此等光景。
曼珠沙华……
立在一片鲜红中的藤原组长曾说过,那是彼岸花的学名。
而与此相对的,是青火组别院中同时盛放的白色彼岸花,纯色的白,白的仿佛可以融进一切……曼陀罗华……与妖艳的曼珠沙华相映,那是可以包容一切的凄厉,正如藤原组长和青大人。
组长……
浴衣鲜红长身而立的?组长……早该想到的,如此耀眼的艳丽,又怎会属于那人该有的感觉?!!
呵呵~~~有点忘记了啊,那人赋予我的感觉,好遥远,怎么也抓不住呢……累了,就此睡去,会不会仍在梦里被“他”戏耍呢?
脑袋好沉,璃夜胡乱想着……渐渐失了知觉。
“呃……真没意思呢,老头子送的‘东西’就是经不起折腾~~诶呀诶呀,一点都不不好玩……”美人戏谑地用足尖踢了踢墙角蜷成一团的少年,意犹未尽地啧啧。
“组长,晚上要去TVC录影。”突然进入的一员组众躬身道。
“啊,对,好久不见小Uri了,说不定会有更好玩的呢……”美人整了整衣襟,掩了胸膛,“晚安了,宝贝。”向着地面上的准尸体抛了一个飞吻,?转身离开。
砰——
铁栏被锁上,地下室又恢复了令人不安的寂静。




滴答……滴答……
已经不知道是白天还是?夜了。
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。
只有身上火辣的巨痛提醒着自己自己遭受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……
暗杀的企图被识破,或者说本来就没有瞒过藤原?那双犀利的眼。

回忆涌入脑海,
一群穿着?衣的男人冲进自己和哥哥的宅邸,二话未说便开始疯狂地杀戮……
二楼的卧室里,自己正和哥哥在火热地纠缠着,听到动静,当时的哥哥只是嗤笑了一声,从他的身体里退了出来,披上外衣,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枪,慢慢走了出去……

“藤原那个婊子……”

这是他所听到的哥哥的最后一句话。
藤原……

想起了那晚,宅子的火光将映天空映得血一般的惨烈。坚叔抱着他冲出熊熊烈焰,夺了车飞速开向码头。
他躺在后车座上,蜷缩着身体,意识依然迷糊。恍惚间,只有坚叔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。

二少爷……千万不要报仇!藤原家不好惹!啊——

一个急刹车,他被惯性带到了地上。然后被粗暴地从车上拽了出来。
“二少爷!快跑啊!!”
砰!!砰砰砰——
意识在乱枪声和坚叔逐渐的消弱的惨叫中模糊起来……

当他再次醒来,已经发觉自己躺在厚软的地毯上。一起一伏的地板和海浪声唤回了他的意识。
“这个礼物怎么样,我的??”
“呵呵,想不到是只漂亮的小猫呢~~”
“原来藤原大人对这种小动物有兴趣啊。”
“有你一只老狐狸就够我受……呜……”
唇唇相接间,淫靡的水声如此熟悉……

从回忆转回了现实,意识渐渐清晰起来,
哥哥……看来我、无法为你报仇了呢……
璃夜哀伤地垂下了头。

呼啦啦——
此时,几张白纸从头顶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。其中一张,还盖在了他的头上。

国中英语……
28点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璃夜感到自己嘴角有点抽搐……
紧接着,地下室的门口,传来一阵骚动。
“啊、那个……”
那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,弱弱的,很好听。
小小的少年,怯怯地从门背后伸出脑袋,隔着铁笼,呆呆地望向里面。
“啊——”
看到璃夜满身是血的样子时,他貌似吓了一跳,隔了好久,见里面没有动静,才一点一点向铁栏蹭了过去。
“那个……哥哥……”
毛茸茸的大眼睛祈求地望向璃夜。突然下了决心似地问:
“能不能……能不能把我的试卷还给我>--<~”


听到这话,璃夜愣了愣。
这个少年究竟是什么人?竟然也不问问我是谁?!
呵,还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啊。
璃夜苦笑了一下,不知道从那里涌出的一丝力气,他微颤着拿下盖在头上的试卷,捏成团后扔向铁栏外的少年。
大概是没有力气的缘故,纸团低低地被抛出,落在离铁栏地上。
只见少年连忙侧着身体,伸长了手臂,想要去够那个纸团。
小小的脸蛋涨得红扑扑的。
望着那孩子努力中可爱又可笑的样子,璃夜突然觉得,今天还不算太糟。

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,少年终于抓到了那个纸团。整个人都松了口气。
在确认了真的是考卷本体后,少年这才把注意力转向了躺在铁栏内的璃夜。
“谢谢哥……哥?啊!你受伤了!!”

看来这个孩子够傻,这才意识到么……= =|||

少年有点不知所措,没想到自己原本准备到地下室藏不及格的考卷,却不料考卷从地板裂缝里落了下去,这才发觉原来下面还有一层隔层。

“你……叫什么……” 璃夜轻喘着,长久没有说话的缘故,喉咙也火烧般地干燥。
“我、我是透透,藤原透。”少年有点不好意思,弱弱地说着。
藤原……藤原?!
璃夜瞪大了眼睛。挣扎地想爬起来。“你、你和?……藤原?是什么关系!?”鲜血淋淋的身体衬着沙哑的嗓音显得十分恐怖。
藤原透捏着纸团吓得倒退到墙边,身体打着颤。
但是璃夜受刑后昏睡了两天,滴水未进,虚弱的身体不允许他做出激烈的动作。
向前匍匐了几步,他还是在铁栏不远处倒了下来。“藤原”二字,早以点燃了他眼中怨毒的怒火。
“哥……哥哥?”
“你……藤原?是什么关系”
“他,他是我大哥……”
“大哥……哼哼。”
呵呵,想起?妖娆如火的容颜,璃夜不由笑了起来。
还真是不象呢。
“咳、咳——”
“哥哥!你怎么了!”看着璃夜痛苦地咳着,少年忽闪着大眼睛,一脸无措。
“水……给我水……”不管怎样,那孩子可以利用一下。
“好,好。哥哥,你等一下!”透点了点头,焦急地从楼梯跑了出去。
木制的楼梯被踩得咚咚响。
真是个冒失的家伙啊。
璃夜扶着额头,自己能做的,只有祈祷不要被别人听到才好。

但是幸运女神,却并没有如期来访。不久,他听到了很多脚步声由远及近。
两个人、三个人……不,是五个。
不一会,只见藤原?带着一众人冲进了地下室。金色的及腰长发张扬地舞着。
身后的西装男子毕恭毕敬地站着,手里象拎小鸡一般揪着满脸郁闷的藤原透。
“呵,想利用主人的弟弟?看来小夜的教训还未够哦。”?挑了挑眉,朝伏在地上的璃夜摆了摆手指。

“阿笹!”
“到……到!”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结结巴巴地应了声,从魁梧的西装男子身后挤了出来。战战兢兢地站在他身后。
“给我看住小少爷,如果他再从书桌前逃出来,那就让他搬到蚂蚁窝……”一想到这样可能遂了那小呆的心愿,?顿时改了口,阴侧侧地一笑,“就让他搬到二少爷的房间去!”
小少年的眼睛里原本就有满盈的泪,听见这问话,眼里那水波荡一下,冲出眼眶,叭嗒叭嗒落下来,滴在地上。
“哥哥……不要,透透不敢了~~ @_____@”
“少爷,我们走吧。”叫阿笹的男子怯怯地拉了拉透的袖子,示意他跟自己出去。
藤原透知道这个时候惹大哥生气的下场是什么,水灵灵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了望新认识的小哥哥,弱弱的应了声,被阿笹迁着走了出去。

脚步声渐渐变弱,直到听不见。?才回过头重新看向地面上血肉模糊的身影。
而朝向透走远的方向所投出的关切的目光,虽然仅是瞬间,却没有逃过璃夜的眼睛。

“好了,接下来,我们玩些什么呢?”?命人打开锁,走进铁门,踢了踢地上的璃夜。
“啊,对了。”突然之间,他好象想起了什么,“你口渴了不是么?那么就……先喝口水吧~”
随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,两桶冒着热气的沸水,被提了进来……


“啊……嗯……”
微风撩起薄薄的窗帘,给安静的和室内带来一丝凉意。
白色的帐幔内,?横躺在棉被上,光洁的肌肤未着寸缕,只在腰间险险地搭了条毯子,露出了整个如牛乳般细腻嫩滑的后背。
“嗯哼……用……用力……快点……呃——”
他无力地躺着,蹙着形状姣好的眉,低低的呻吟着,一脸既痛苦又快乐的样子。
他的身上,银发的青年正在吃力地律动着。月光透过额旁的银发撒上他透着汗珠的脸庞。让水色的蛇瞳更是绽放出妖异的光彩。
“呵呵,是这里吧……嗯?”
“啊——”
身上的男子按着?纤瘦的腰用力一顶,随着?高高扬起了头,雪白的薄颈如同天鹅般优雅。
?虚脱般地瘫软下来,如同午睡的猫般舒服地眯起眼睛。这时,身上的青年才翻身坐在了他的身旁,替他拉了拉毯子,目光充满爱怜。
“几个月不见,你的技术还是那么好,泉。”?回望着他,咯咯地笑起来。将几丝着在眼前的金发捋到耳边。
“呵呵,那当然了,我可是为了哥哥你……”那名叫泉的男子掬起了几簇金发,眼睛微闭,虔诚地吻了上去。
“才去考按摩师执照的啊。”

“呵呵呵呵……”?翻了翻身,灰蓝色的眸子盯着那妖异的蛇瞳,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目光柔和下来。“如果,透能有你十分之一的聪明,我也就不那么担心了。”
听到那个让人头疼的小孩,泉也一脸无奈。
“哈,那个小呆。”他苦笑了一下,但眼神中却流露出一种怜爱,“怕是现在又逃出去了呢。”
他将撒乱在肩上的银发松松地扎了扎,“听说在后院里发现了一个小鸟窝……”
“你这个当哥哥的,可不能老是顺着他来哦。”
“哦?说我?你不也一样么??哥哥。”泉微笑着望着?,若有所思起来。“真叫人后怕,那个龙璃会余孽的事。”
“啊,你是说小夜逃脱的事呀。”?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一脸回味,“那天晚上可真是热闹呢~”
“嗯……走了也好。”想起自己去意大利之前,小透整天钻在地下室里。本来由于自己对小透格外严格,所以小透也一直躲着他,看到他就一副怯怯的样子。自从认识那个“可怜的小哥哥”以后,更是对自己能躲多远就多远。自己去意大利几个月,哪知回来当天,就听说那杂种忘恩负义,引来龙璃会老大远渡重洋来到京都,竟然已经攻到了本宅。他飞车回府,发觉偌大的宅邸内安静得可怕,他的心不由拧紧,?这个时候是不会在家的,此时唯一担心的,就是那个一直呆呆的,生在?道家族却完全不懂得保护自己的弟弟。
直到冲进透居住的后院,才发觉这场激战在还没来得及波及这里就早已结束了。而此时,那气人的小东西正专心致志地看着蚂蚁搬家,见自己上气不接下气地闯进来,竟然像个没事人一般朝自己吧唧着水灵的大眼睛,一脸无知状。
他才一口气松了下来,苦笑着抬头望天,竟发觉老天爷也有可爱的地方。

此刻的泉,脸上扬着无奈的笑容,原本慑人的蛇瞳也显得不那么可怕了。
“怎么,你吃醋了?”?向泉投去一个揶揄的眼神。
“笑话!怎么会……”
“哼——?”?爬了起来,凑近了小泉的脸,玩味地盯着他妖异的眼,忽然嘴角牵起弧度。“可疑哦~~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好吧,你赢了。”泉抚了抚额头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“对了,快入冬了呢。”
“嗯……”?望着窗外飘零的红叶。泉从后面将他的哥哥圈在怀里。
“我在意大利一切都打点好了,你的身体不好,那里的气候更适合你。”
泉发觉他的哥哥微微颤了颤,然后又恢复了平静。
“不。”
“什么?!”
“不去了……”?笑了笑,并没有看向泉,只是稍稍抬起雪白的手腕,望着晶莹的墨玉手链,眼神如月光般柔情。
“以前不是说好的么?!等我在意大利安定了,就跟我去那里!”泉显得有些激动。
“因为……放不下呀……”
泉一把抓住?纤细的手腕,捏得紧紧的,?吃疼地皱了皱眉。他恶狠狠地看着美丽的哥哥,好久,才从牙缝里逼出句话来。
“那个该死的老头!怎么配得上如此美丽的?哥哥……”
啪——
泉的脸被打偏了过去,长长的指甲刮过他的脸,留下一道血痕。
“你是我的弟弟,”?收回手,墨色的勾玉在细致的腕间动荡出不安的弧线。他看到哥哥难得收起笑容的脸,竟是如此的寒意四起,摄人心魄的杀意滚滚而来,“所以这只是个警告,相同或者类似的话,我不希望听到第二遍!”
?穿上火红的浴衣,快步而出,和室的拉门被用力砰上,只留下了坐在被褥上发呆的泉。

六 结局
轻轻推开病房的门,巽便看到那个美丽的男子倚坐在窗边,神情呆滞地遥望着远方灰蓝的天。那双灰色的眸子失去了原先灵动的光泽,苍白的脸上也透着难以掩饰的疲倦。如同断了线的人偶,精致脆弱;也如同沉睡在病床上的男子一般,毫无生机。

“藤原先生……”犹豫再三,巽还是朝着窗边唤了一声。
长长的羽睫微微地颤了颤,?从漫长的沉思中回过神,揉了揉肿胀的额角,看着巽提着食盒走进来,低低应了一声。突然,他仿佛想起了什么,急急地向病床方向望去,但当他看到那男人还依旧沉睡时,当初的那份急切全化作了失望,慢慢沉了下去。

当三天前,看到藤原?喘着气打开病房的门,望着依然昏迷的兄长,眼中一闪而逝的哀伤时,他知道,那位俊美到近乎耀眼的青年心中,已然装不下任何其他的人……
期间,藤原泉曾经送来一些生活用品,在向巽问到过他兄长的病情时,巽如实说了。而泉只是无奈地一笑,拍了拍巽的肩,留下了一句“我哥哥就拜托你照顾了。”就匆匆离开了。
之后……
?就再也没出过房间。

看着那张原本神采奕奕的脸上布满憔悴,巽心中升起一丝不忍,“藤原先生,这里换我吧,您先回去休息一下。”
“不用了,我不累。”?回到病床边,趴在床边,歪着头,深深凝视着沉睡不醒的男子,微微一笑。原本耀眼的金发失去了也如同主人一般失去了活力,服帖地垂在身侧,散在床边。
“可是……”
“巽。”
“是!”
“让我……静一静。”

?抬起头望过来,灰暗的眼中雾气弥漫,流露出极为罕见的哀伤,使得巽不由愣住了。
那原本清?的嗓音此时缺略显沙哑,如同充满魔法一般,使得巽无法抗拒。
“那……兄长的事就拜托了……”

咯哒——

门关上了,室内又恢复了安静。?轻轻地抚过青蛉额头上的绷带,两夜未睡的疲惫感席卷全身,使得他渐渐无法抵挡眼前的?暗。

“青,快醒过来……”他喃喃。

火焰的热度滚滚而来,空气灼热到令人窒息,呛人的浓烟使得?在燃烧的内室中渐渐恢复了意识。他轻咳了几声,挣了挣被紧紧捆住的手脚,发觉四肢的力量仿佛被抽离了一般。

龙璃会的逆袭来的异常突然,连藤原?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,仅凭自己的力量就将近乎于覆灭的帮会集结到原本的两倍规模。
所以?自然没有料到他们会在这么短的时候,向藤原组本家发动全面进攻。

他们派人混入了藤原组,在?的茶水中下了迷药,等到?察觉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发生了。
他浑浑噩噩地看着那本该烧死在香港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,将他的手脚捆住,撕毁自己的衣服,近乎粗暴地进入自己的身体。但是却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。

“当时,你也是这么对待他的么。嗯?”
“怎么了,说话呀?怎么不叫了呢?你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的吗?”
狂傲放肆地笑声,被贯穿的疼痛,渐渐模糊起来,意识被?暗逐渐吞没。
“真想看着这美丽的小脸被火烧毁的情景呢……”
这是他在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话。

如今他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绑了起来,丢弃在内室的一个角落,四周燃烧着熊熊大火,由于药性还没完全退去,不要说挣断绳子冲出去了,现在的自己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焰慢慢逼近。
突然想到了一位隐退多年的前辈的话。
“出来混的,迟早要还。”
他苦涩地笑了笑,自己的遭遇正是印证了这句话。
一切罪孽都由我还。只希望泉和透可以安全。
腕上的勾玉散出的一丝凉意仿佛在提示主人它的存在。
啊对了,虽然已有人说过祸害遗千年,但还是希望你,也一样可以平安……
“咳咳咳——”一阵浓烟使?咳得缩了身子,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火苗舔着了他的发梢,
眼前的火景歪曲着,火势窜上了歪曲的桌子,歪曲的隔墙,歪曲的柱子……
他迷迷糊糊地看着歪曲的门被撞倒,从外面冲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。那个熟悉的,?色身影如同寂静的夜一般令人如此安心。
“青……”?虚弱地唤着来者的名字,而下一秒,他就被名字的主人拥在了怀里。
他没有看到刚才,那男人脸上,那焦躁到近乎发狂的眼神。
“你来晚了呢……”?安心地蜷在青的怀里,即使此时,也不忘调侃一番。“头发……都焦了……”
“抱歉。”青望了望他,歉意地一笑,迅速地将身上浸湿着水的西装蒙在了?的头上。抱着他往外冲。

然而,他却不知,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?俊美的容颜。

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……

燃烧的木柱带着呼啸的火焰当头砸了下来,敲中了青的后脑,而在昏迷前,青仅凭最后的一缕意识,将怀里的青年往门外扔了出去……

“青,快醒过来……”
那个声音像魔咒一般萦绕在耳边,将自己的意识硬生生地拉离三途河畔。
皱了皱眉,他缓缓地睁开了眼。
浑浑噩噩的,他只感到身边有只手正紧紧地握着自己,十指相扣,不可分离。
“?……?”他不确定地唤了声,发觉自己的声音沙哑。然后,他感到那只握住自己的手强烈地颤了起来。
“青!青你醒了!”那的确是?的声音。
“你……没事……吧……”
“嗯,我很好。”自己的手被扶着摸上了那张滑腻的脸庞。那声音却有些哽咽了。
“那就好,我睡了多久……天?了么?为什么不开灯呢?”
“青?”
“很?啊……”
?看着青迷茫地望过来,但却不是望向自己,顿时察觉了什么,一股冷流从脚尖急涌而上。
“青?你的眼睛怎么了!现在是白天呀!医生……医生!”
他甩开青,发疯般的几步奔了出去,无视过道上其他人的连连注目,狂吼开来。
“?,冷静点……”青揉了揉眼睛,发觉似乎还是不能改善,在一瞬间的震惊后,他决定了接受现实,反而连声安慰自己近乎发狂的情人。
“医生!他的眼睛!他的眼睛怎么了?!”
“藤原先生,请放手。让我检查一下他的状况。”
“是……是,对不起。”
“还有,请保持安静,患者不能接受过大的刺激。小遥,请藤原先生出去,不要妨碍治疗。”
“知道了,森大夫。藤原先生,请跟我出去吧。”
“……我知道了。青,我在外面。”
?的声音渐渐远离,然后,一只冰冷的手覆上了自己的脸,双眼的眼睑依次被翻开,接着,头部被时轻时重地按压起来。
“青蛉先生,我是你的主治医生,我叫森,现在您的情况可以初步认为是外伤性视神经管骨折,也就是说可能是由于脑部外伤导致的失明。当然,是否真是如此还需要等系统地检查过才可断定。”
青听着医生用冰冷的言辞陈述着令人震惊的事实,脸上依然淡淡的,好像说的,都是别人的事。
“恢复的可能性有多大?”
“……”
“医生?”
“抱歉,您昏迷了五天,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。根据我的经验,恢复的几率大概只有一成。”
“也就是说,可能永远失明……?” 青怔了怔,还是说出了心中最为不安的疑问。
“是的,我很遗憾。而且手术的风险性很大,作为医生,我不推荐您进行手术。如果现在开始,逐步进行药物治疗的话,或许还有可能恢复一点视力”
“……知道了……”
伴随着远去的脚步声,门被轻轻关上,青听见医生在门外说了些什么,然后门再次被打开,又关上。
他……已经知道了吧。
青还来不及想到如何解释,就感到那消瘦的身体躺入自己的怀中。
“对不起……”熟悉的气息颤抖着,?无法接受现实,他将整个脸埋在了青的肩窝,低低抽泣着。
“哭什么……”肩上湿了一片,青抚摸着情人柔顺的金发,轻轻安慰道。低沉的声音褪去了沙哑,显得格外令人安心。
“可是,你的眼睛。”
“嗯,仅用一双眼睛就能换回你,实在是天大的幸运。”
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“骄傲的藤原,不应该如此失态啊。”青微微一笑,随后拇指小心地探上那张憔悴的脸,抹去他的泪。
“只可惜,再也看不到你的舞姿了呢。”想到再无法看到情人优美的舞姿和姣好的容貌,青不由一丝怅然。
怀中的身体顿了一下,他感到?坐了起来,肩上顿时一阵凉意。
“不跳了……”
“什么?”
“我不会再跳舞了,”清?的声音充满着决绝,“原本,也只是想跳给你看……”
“?,不要胡说。”
“不,”一瞬间,?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“?!你在干什么?”
“没事……”

既然你看不到了,还留着这张脸做什么呢?
?苦笑着,背靠在青的怀里,将手中的小刀移向了脸侧。

青,我毁了它好不好?
——因为你得不到的东西,别人也不会得到!

锐利的刀锋切开皮肤,割进肉里,从眼角,到腮颊,血流了出来,如同朱红色的泪。
可惜,又可幸的是,他看不到。
青小心翼翼地抚上?的脸,在摸到脸颊边粘腻时,感受到怀中人一阵轻颤。
“居然让我们的藤原组长也哭了,我还真是厉害。”青收起了怅然,又恢复了一脸调侃。
?哀伤地笑着,搂住了青的脖子,血凉了,在脸上凝固住,宛若一道泪痕。

“笨蛋……”


此时此刻,他们似乎失去了一切,又仿佛……
什么都不曾失去。

END

属于自娱自乐的成果,当初和YUKI Y得不亦乐乎啊,然后那个结局也是纠结了N久才出来的~
看看就好~
之前放了那么多剧照,发觉没贴过正文= =|||
感谢YUKI的帮忙!!!亲耐哒让我么一个!!= 3333333=
PR
<< NEW     HOME     OLD >>
Comment
Name
Mail
URL
Comment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 
Color        
Pass 
Trackback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<< NEW     HOME    OLD >>
カレンダー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自己紹介
4468996629_b2b25f32c7_o
Author:静
年齢:85/09/30
出身:上海
色:黑/银/棕
学歴:社会人
専攻:日本语
本命:シラノ·バーンスタイン
CV:鈴村健一、速水奨、藤原啓治

現住人:
薰
長男:薫(Kaoru)
Type:DOLLZONE-Yuu
Birth:2006.8.4
個性:女王气场很强的妖孽受。
喜欢贴在一切雄性身上,特别
是他老公。

泉
次男:泉(Izumi)
Type:SD13-FCS 17番
Birth: 2007.10.26
個性:腹黑包子,脑里都是坏水,
喜欢欺负透透。

透
三男:透 (Tooru)
Type:KAWAIININO-Ando
Birth: 2007.4.26
個性:治愈系天然呆,家中唯一
听话的好孩子TVT!

秋
四女:秋 (Aki)
Type:DOLLMORE-Chami
Birth: 2008.6.2
個性:典型上海作女,喜欢一切
贵的东西。用老公的钱订了N本
名流杂志。

摸
五女:葵(Aoi)
Type:YOSD-Tinatu
Birth: 2008.12.16
個性:聪明活泼,爱指挥别人。
声称所有帅哥都是她的男人。

靠
六男:森(Mori)
Type:SD17-Heath
Birth: 2009.2.14
個性:装13,服饰妆系都在模仿
某日本游戏中的超人气反派,实
际上是个电玩系宅男。

色
七男:柾(Masaki)
Type:Esthy-Peroth
Birth: 2010.3.18
個性:高贵冷艳不爱与其他人交流,
故不了解他的真实性格。

留言本
最新コメント
[11/08 不動如山]
[09/26 某湿]
[09/26 两根草]
[09/17 菜花]
[09/07 CAT]
ブログ内検索
カウンター
free counters
Music
忍者ブログ [PR]
 Template:Stars